美丽下的思考与成长(下):戈壁滩里的风情
时间1:2021-01-22 文章来源:乡产天下微信公众号 文章作者:陈地杰 【 字体:  】 打印本页
  

    编者按

 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实现之年,是中国决战脱贫攻坚收官之年。

  2020年,《全国乡村产业发展规划(2020-2025年)》印发,首次对乡村产业发展作出全面规划。

  2020年,全球经济在新冠疫情影响下,加速从线下转为线上、从传统经济切换至数字经济。“双循环”背景下,乡村产业发展迎来新机遇。有人发展加工提升乡村产业附加值,有人大打农产品特色牌,有人致力“农业+”多业态发展,有人返乡创业带动一方村民……

  2020年是不平凡的一年,2020年的你也注定不平凡。临近岁末,乡产天下特别策划年终报道——2020年乡村产业发展实录,记录新常态下乡村产业新发展。

  乡村休闲旅游从“小生意”到“大产业”,疫情之下更成为大热门和新潮流,但背后的问题也被放大和关注。

  2020年,《全国乡村产业发展规划(2020-2025年)》提出“优化乡村休闲旅游业”,当优化成为主旋律,在新规则下,乡村休闲旅游该何去何从?从她们的故事中,我们将寻得答案。

  “山以灵而故鸣,水以神而益秀”,在甘肃敦煌的戈壁滩里,鸣沙山与月牙泉历经数年风沙磨砺,不曾消失而愈发美丽,月牙泉旁,驼铃声声,黄昏剪影下,人与骆驼被裁成一幅画……距离敦煌市5公里处的月牙泉镇月牙泉村曾经是大漠里独自摇曳的孤舟,鲜有游客问津,如今,通过乡村休闲旅游的开发,在景区驮运、特色果林、民宿客栈三大产业的支撑下,月牙泉村得以容光焕发,逐渐成长为全国乡村休闲旅游重点。

  大漠驼铃

  7月份,是甘肃最热的时节,也是月牙泉村的旅游旺季。早上4点,当太阳刚刚睁开眼,人们还陷在睡梦里,牵驮者王宏已经起床,一番洗漱之后,骑着电动车牵着骆驼,向月牙泉景区出发,早上8点,王宏和他的骆驼们整装待发,迎接游客们的到来。“我从90年代开始做驮运,已经做了20年了,收益也越来越好”,驮运服务如今已经成为月牙泉村的旅游名片,也是支柱产业,从鸣沙山到月牙泉,欲在这片大漠中穿行观赏美景,“沙漠之舟”骆驼无疑是最有效的交通工具。

  “一开始并没建立起做旅游服务的概念,”月牙泉村文书贾志刚介绍道,自1986年起,在月牙泉、鸣沙山等特色景观以及莫高窟等历史文化遗产的吸引下,来自日本等海外的学者陆续组团来敦煌考察,为了方便学者们在大漠中穿行,当地居民开始承包骆驼接送学者团,随着敦煌市知名度逐渐扩大,前来观光的游客数量也逐年攀升,“最初客流量一年只有5-6000人,1990-1996年期间增加到了30000人,”贾志刚回忆道,需求量的逐渐扩大,让村民们看到了驮运服务中的商机,越来越多的村民开始购置骆驼前往景区载客,月牙泉村的驮运服务开始发展壮大。

  王宏是王卫东的二儿子,在父亲的带动下开始做起驮运,一开始家里只有两峰骆驼,如今发展到六峰,这批骆驼里最小的三岁,最大的十七岁,为了能载更多的客人,王家人对骆驼悉心照料,每峰骆驼都健康强壮,“驮运服务改善了经济条件,现在已经有能力购买质量更好的草料饲养骆驼了。”王宏告诉记者,刚开始做驮运的时候赚的不多,一年驮运除去成本最多挣10000元,如今平均每年能挣8-10万元左右,加上家里其他的一些小生意,一家人的日子虽不算富裕,但也有滋有味。

  “月牙泉村的驮运服务发展至今总共经历了四个阶段,”老牵驼人王卫东向记者耐心介绍道,如今年过60的王卫东,虽因身体原因无法继续从事驮运服务,但始终关注着家乡驮运的发展,“如今,游客们在景区里能看见统一安置骆驼的大棚,供牵驼人休息的休息区和餐厅,大家排着队有序拉客,但在三十几年前却是另一番景象。”王卫东回忆道。

  1986年,驮运服务刚刚萌芽,由于没有专门的机构进行统一管理,村民们带着自己的骆驼就去拉客,“当时谁的拳头硬,谁拉的客就多”,缺乏管理导致村民间的恶性竞争时有发生;随着驮运服务的快速发展,自2000年起,当地专门建立了骆驼管理部门,为当时的200个农户都分了号,大家按分发到的号码有序进入园区拉客,而每个人的号码都会定期重抽,保证公平性,“骆驼号”的出现,避免了恶性竞争,也意味着月牙泉村的驮运服务进入到了新的阶段;2004年,景区扩建开始征地,“当时养骆驼的人越来越多,于是采用‘征了谁家的地,给谁家分号’的办法”,此次征地后,全村的骆驼号增加到了600号;2020年,景区再次征地扩建,村子的骆驼号逐渐增加到了700多号……

  从杂乱无序到统一管理,月牙泉村的驮运服务逐渐发展成熟,队伍也不断壮大。尽管最忙的时候一天要牵着骆驼顶着40多度的高温,在沙漠中行走20个来回,但驮运让村民们的生活得到了更好的保障,越来越多的人,甚至包括毕业的大学生,都选择回到家乡从事驮运。

  月牙泉村现有驼运户256户,骆驼1700余峰,为了提升驼运服务的质量,驼运协会为驼运服务人员配发了新的服装和工作证,并组织驼运人员参加相关培训,“服务是旅游的生命,因此,服务质量的提升将是我们未来发展的重点。”贾志刚说道。

  杏花飘香

  1986年,月牙泉村开始大力倡导棉花种植,在棉花产业的带动下,农户的收入大幅提高,有了较好的经济基础,加之当地特殊的自然条件,月牙泉村、合水村等村庄在敦煌林技部门的倡导下开始大规模引种李广杏。如今,李广杏已经成长为与驮运服务齐头并进的另一大产业,成为村民脱贫致富的主要途径之一。

  “我们不出村,杏儿照样卖得很好。”赵东是月牙泉村李广杏种植效益最好的农户之一,“我们现在有固定的客源,每年都供不应求。”

  1998年,为了照顾年迈的父母,在外务工的赵东决定回家发展,并接手家里的李广杏种植。据赵东介绍,月牙泉村的李广杏个个脆甜可口,结果率也高,但是效益不好,究其原因,还是宣传不够。“村里的干部去外地出差交流的时候,拿着村里种的果子,四处去做推介,”赵东回忆道,为了将李广杏的招牌打出去,当地政府在各个地区进行推介和销售,通过与超市合作,在超市里开展免费试吃活动,并在线上积极宣传,依托网上交易平台和快递服务使李广杏远销至上海,哈尔滨,广东等地。同时,月牙泉村专门注册了“敦煌飞将军”李广杏商标,制作设计精良的包装箱等,力求以品牌效益扩大市场份额……

  李广杏产业的日益壮大改善了当地村民的生活,借此契机,月牙泉村将李广杏这一特色果品与当地旅游业进行了有机结合,不仅为李广杏的发展推波助澜,更为月牙泉村打造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。

  鸣沙山下杏花美。每年的3月25日至4月6日是李广杏花盛开的日子,也是月牙泉村在一年里除传统佳节外最重要的节日——“杏花节”,在这段时间里,粉嫩的、洁白的杏花漫山遍野地开,花儿的柔情暂时掩去了大漠戈壁的刚猛凌厉,游客们骑着骆驼,沿着步道在山林间穿梭,享受眼前的美景,在杏花的包围里暂时忘却大漠之外的世界,同时,当地自乐班、书法协会等会在节日活动现场以杏花为主题进行表演,人与自然融为一体……

  实际上, 3-4月这个时节曾经是村民们最头疼的日子。“倒春寒是我们种植户最大的挑战,”赵东回忆道,这个季节是沙尘暴和霜冻的高发期,每到这个时候,村民们的所有精力都放在如何减弱恶劣天气对李广杏种植的影响上,可用尽“招数”终究还是败给当地天气。

  如何在这个季节减少损失,保证效益?村民们还在纠结防风固沙的时候,一名前来旅游的外地人点醒了众人。据了解,当年这位旅人发现当地杏花繁茂美丽,于是便与村民商量购买了一片杏花林和几间民房,建起农家青年旅舍,招徕游客“赏杏花游沙山”,随着生意越来越火,村民们豁然开朗,“除销售李广杏外还能有这种‘好营生’!”,村民们便纷纷效仿,将杏花林免费向游客开放观赏,而为了让游客有更好的旅游体验,包含着丰富主题活动的“中国·敦煌杏花节”诞生了。

  如今,杏花节已连续举办了8年,月牙泉村每年能吸引20000余名本地市民及游客来游园踏青赏花,既丰富了群众文化生活,也提升了月牙泉村乡村休闲旅游的品牌影响力。

  在“杏花效应”下,月牙泉村的第三大支撑产业——特色民宿逐渐诞生。

  不是“旅馆”,是“民宿”

  2010年,镇政府积极引导和扶持村民以自家宅基地为基础进行改建,盘活村子里的闲置房屋资源以及老旧房屋发展乡村民宿。

  “一开始只有十几户人家开始做”,贾志刚回忆道,随着市场效益渐显,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民宿的建设队伍中,除了村民外,还吸引了不少外地来的商家。目前,月牙泉村共有168家民宿,客栈类型包含了青年客栈、农家小院、主题客栈、太空舱客栈等多种形式,游客们可以在此体验各种主题鲜明的民宿,充分感受敦煌的魅力,例如,在创业青年杨超打造的特色民宿——“十年灯”里,游客们可以在全透明的落地窗玻璃前夜读,图书馆的灯光映照在空旷的荒漠上,窗外是延绵黄沙,屋内却是“分灯夜读书”,用一盏灯,点亮大漠中的“诗和远方”。此外,超大幅丝绸之路路线图、西部风光的墙绘等敦煌元素逐渐融入到现代风格的房间中,使得月牙泉村的民宿人气十足。

  “民宿不是旅馆,应该重质量、重文化,”贾志刚告诉记者,由于民宿是三大产业中最年轻的,在发展过程中曾经出现“同质化”、“恶性竞争”等“急功近利”的现象。

  据了解,刚开始由于没有公共运营平台,缺乏统一管理,最初的民宿建设存在卫生环境差、基础设施不完善、建设不规范、没有特色等问题,“村民们各做各的,不按规章办事,没有良好的发展意识和概念”,特色民宿险些被做成了“旅馆”,当街揽客、低价劫客的恶性竞争事件时有发生。

  为了规范快速发展的民宿行业,镇政府牵头,制定完善了《星级农家客栈验收评比标准》和《月牙泉镇农家客栈管理办法》等标准,每年组织农家客栈开展安全生产、经营管理、服务技能等方面培训,直接培训人员1000人次以上,并在每年旺季组织旅游市场联合执法检查,同时积极组织干部村民赴旅游发达地区培训、考察等,不断提高民宿经营管理水平和服务质量,“通过学习,看到了人家统一化的管理和完善的基础设施,我们的目标也逐渐清晰。”

  “之前建设不规范,投诉的客人不少,现在发展规范了,投诉的客人越来越少,客人数量也逐年增加。”近2年来,特色民宿呈现出数量不断增加、旅游投诉稳中有降的新特点,既是游客对月牙泉村特色民宿品牌和服务质量的认可,更让月牙泉村坚定了发展特色民宿的信心,明确了今后努力和提高的方向。

  尽管民宿发展日渐规范,但在快速发展之下,新的问题随之而来——部分村民的思想却开始“跟不上”了。

  “有的村民依然存在赚快钱、观念守旧的问题,文化挖掘浅尝辄止,严重制约民宿的发展。”月牙泉镇镇长姜建宏告诉记者,“面对不断激烈的市场竞争,农户普遍缺乏应对意识,存在观望态度。”

  此外,旅游人才的需求日益迫切,“要想长久发展,我们需要有思想、有创意、有理念的管理、策划、运营服务人才,”姜建宏指出,对于村民的引导与教育,以及人才的培训与发展等“内部工作”都将是旅游发展大战略稳步推进的关键。

  信息来源:乡产天下微信公众号

  

相关附件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