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丽下的思考与成长(上):一部农家乐的兴衰史
时间1:2021-01-11 文章来源:乡产天下微信公众号 文章作者:陈地杰 【 字体:  】 打印本页

编者按

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实现之年,是中国决战脱贫攻坚收官之年。

2020年,《全国乡村产业发展规划(2020-2025年)》印发,首次对乡村产业发展作出全面规划。

2020年,全球经济在新冠疫情影响下,加速从线下转为线上、从传统经济切换至数字经济。双循环背景下,乡村产业发展迎来新机遇。有人发展加工提升乡村产业附加值,有人大打农产品特色牌,有人致力农业+”多业态发展,有人返乡创业带动一方村民……

2020年是不平凡的一年,2020年的你也注定不平凡。为此,乡产天下特别策划年终报道——2020年乡村产业发展实录,记录新常态下乡村产业新发展。

 

 

近年来,乡村休闲旅游从小生意大产业,疫情之下更成为大热门和新潮流,但背后的问题也被放大和关注。

2020年,《全国乡村产业发展规划(2020-2025年)》提出优化乡村休闲旅游业,当优化成为主旋律,在新规则下,乡村休闲旅游该何去何从?从她们的故事中,我们将寻得答案。

四川省郫县农科村被誉为鲜花包围的村庄,没有围墙的公园,在花卉产业的发展过程中,农家乐这一新兴服务业的诞生曾让农科村一度火爆全国,然而市场的需求总是在不断变化,经历过辉煌的农科村,也在经历阵痛后,对自己的未来做出了思考和选择。

 

农科村全国农业旅游示范区的石刻(受访者提供)

诞生:花丛中有了新生意

1982年,中央出台一号文件,确立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,由于土地有限,部分村民便率先在自家院子搞起了花卉苗木种植。随着效益渐显,自1987年起,村民纷纷投入到花木行业中,村庄花木产业逐渐壮大,为了给赏花、买花的客人提供方便,部分村民开始以自家饭菜招待客户,徐家大院等首批农家乐由此诞生,而农家乐这一新兴服务业,也开始进入大众视野。

农家乐的出现为农科村创收提供了一条新思路。农家乐不单是吃喝,更是一个绝佳的展示平台。创业初期,徐家大院创始人徐纪元把所有资金都投在农家乐打造上,种盆景、做景观设计……“不仅能把花木种活,还要告诉别人,我们种的漂亮。通过打造突显花木特色的农家乐,农科村农家乐扬名全国。2000年,农科村农家乐发展进入鼎盛时期,年接待游客200余万人次,更有外国游客慕名而来,产业+旅游两条腿走路的农家乐模式从郫县火到了全国。

繁荣背后暗流涌动,随着人们生活水平提高,市场需求逐渐发生了改变,在全国乡村休闲旅游大发展背景下,农科村再也不是唯一

断崖:农家乐数量骤减800%

2014年是农科村发展的分水岭,由于花卉市场逐渐向精细化发展,传统花卉品种被淘汰,农科村的花木产业渐显疲态,而由于前期建设开发缺乏整体规划,大部分农家乐仅停留在简单模仿、经营粗放,整体经营模式单一,同质化严重,为了拉客,邻里间恶性竞争,农科村的农家乐开始支离破碎。

本来全村有180多家农家乐,后来只剩下不到二十家。农科村整村运营平台负责人、荣誉村长范国辉回忆。2017年,农科村农家乐数量断崖式下滑,范国辉团队应友爱镇政府邀请,围绕乡村发展方方面面做了两个月研究,意图破解农科村产业升级难题。

不研究不知道,一研究吓一跳。范国辉说,离市区远、规模不够、特色不够明显……“我们之所以落后,是因为跟市场脱节了,人们的需求已经变了。自2012年起,四川休闲农业便迅速发展壮大,面对越来越多后起之秀,日渐陈旧的设施和专业化程度滞后让农科村备受打击。

村里的年轻人都向往城市,不管村里多好,都要进城,这也是村子难以发展下去的原因。在老龄化的背景下,用地成了村子发展的一大难题。当地老人不愿搬走,村民心里各自打着小算盘,农民与企业每次坐到一起商谈总是牛头不对马嘴,此时的农科村就像一座围城,旧的东西难以剔除,新的东西难以注入。

怎么让年轻人进来,如何解决用地问题,钱该怎么花……一系列问题摆在范国辉面前,我们急需一位话事人,当村庄的资源得到科学有效地管理和运营时,农科村才能摆脱困境,看到未来。

话事人:专业运营公司进驻

20183月,成都农科村景区管理运营有限公司正式挂牌启动,主要负责对农科村整体战略发展的策划、规划、营销、招商、运营,并在盈利后和村集体进行合理的收益分配,这也意味着农科村的旧时代正式远去。

公司成立后的第一件事情,便是确定发展方向。村里人因为财富向往城市,城里人因为情怀来到农村,前者是造成劳动力流失的主要原因,后者是村子摆脱困境的关键。范国辉心里很清楚,想要农科村活过来,必须要抓住想要下乡的城里人,因为城市人口的引入,不仅能提升村子整体素质,更有可能为村子带来更多资源。那么,如何吸引城市人口来到农科村?“‘文化才是最具吸引力的。范国辉说道,通过打造文化IP,不仅能有效吸引城市高素质人口下乡,更能有效避免同质化,以文化做导流,以特色产业带动民宿注血的发展方向逐渐清晰。

如今在农科村里,既有以读书会为主题的书院文化民宿,也有以中医为主题的中医汤药民宿。我们与村民协商,把房子租出来招商,这么做不仅收益稳定,也比村民自己做农家乐收入可观。以打造国际乡村会客厅·主题民宿聚落群为目标,范国辉团队为农科村明确了一院一主题的思路,吸引了艺术、中医汤道、网红等多个主题特色民宿聚集。同时,公司持续推进精品花木项目的建设,积极调整花木产业结构,鼓励农户发展精品盆景和造型植物,努力推进花木+旅游深度融合,形成精品花木展示区,实现产业转型。一、三产的发展必须同步进行,没有一产的支撑,其他都只是空中楼阁。范国辉感叹道。

2019年,经历一年多改造升级后,农科村花卉苗木产业营业额约5亿元,乡村休闲旅游产值约1.3亿元,在新的模式下,农科村实现了一次重生。

基础建设日趋完善的农科村如何激活资源,做好以运营和盈利为核心的下半场?范国辉认为,排第一。我们开展了一系列多维度立体造势运动,范国辉表示,未来农科村将以村庄+产业IP+孵化器为新动力,打造人才库和项目库,并依托农科村孵化平台,融合吃、住、行、游、购等十大要素,全方面为合作入驻企业赋能。

经过服务农科村的这三年,我们成功摸索出一套资本进入乡村的宝贵经验,这三年来,我们憧憬不断,也遭遇不少打击,有过心酸也有过喜悦,而我们最大的收获,便是更加懂得当今的中国、当下社会,及新时代特色社会主义在乡村践行中的伟大意义。”  范国辉感慨道。

当然,农村的情况永远比想象中复杂。范国辉告诉记者,在招商引资过程中,村民反水、违约等现象时有发生。有时连镇政府出面也搞不定,在持续发展的美好表象背后,博弈与较量、冲突与对抗一次次上演,作为整村运营的话事人,未来范国辉还要面临更多的困难与挑战。

相关附件: